傲利凡德魔杖公司在华特许售后部

Ollivander is my name ,DiagonAlley's most famous.
Makers of fine wands since 382B.C.

wb:傲利凡德魔杖公司在华特许经销商

【全职高手】穿靴子的林敬言【林方】·上篇·

磨坊主方明华回老家结婚去了,给他的三个徒子留下了自己的全部遗产:一盘石磨,一头驴子,和一只名字叫做林敬言的猫咪。三个徒子既没有请律师也没有请辩护人,很快就把这些微不足道的遗产分了。

大徒弟方世镜得了银武石磨,二徒弟方士谦得了银座驴子,最小的徒弟方锐因为没有跟徒子辈儿的"方shiX"格式,只得到了那只叫做林敬言的猫咪。

老小方锐得到这么可怜的一份儿被隔壁小昊子下克上的财产,心里很是悲哀。他说:“大师兄二师兄,你们要是合作(ti),就能体面的谋生了,可我呢,即使和猫咪林敬言合体,也生不出一窝账号卡来,到头来连点心都吃不起了。”

 

猫咪林敬言听了这番话,稳重而严肃地推了推眼镜对主人方锐说:“亲爱的主人,请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总会过去,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式淋漓的鲜血,看呐,布尔什维克的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

 

方锐有点受到鼓舞:“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林敬言飞快地接道。

 

方锐:“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师兄给我分了一只猫,我不知道竟是这样一只机智的小动物儿。林敬言大大你有什么可以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好办法吗?”

 

林敬言(邪魅不羁桀骜不驯地)笑了笑,说:“只要你给我一只口袋,再给我一双靴子,能让我在灌木丛里走路,你就会发现,你得到的这份儿被隔壁小昊子下克上的财产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糖糕……我是说,糟糕。”

 

主人方锐虽然不大相信他的话,但看见过这只猫在和邻村儿抢boss时所玩的一些小花招儿,比如把自己倒挂起来或者躲在人堆儿里面装死。因此他想,林敬言对他脱贫致富奔小康也许会有所帮助。

 

猫咪林敬言得到了他要的东西。他穿上漂亮的靴子,把口袋挂在脖子上,两只爪爪握住袋口的绳子,到一片种着许多草药的树林里去了。

 

他在口袋里装了些从邻村找来的小乔(麦)饼干(他听说这里有一种特别的草药会被小乔(麦)饼干吸引)摆好绳套,然后躺在地上装死,等那些涉世不深的年轻草药们跑进袋子里。林敬言刚躺下,他的愿望就实现了:一只冒冒失失的小草药跳进了他的口袋。猫咪林敬言立刻把绳套拉紧,捉住了这只小草药。

 

原来这是一株还没有长大的迷你株王不留行,他说自己的名字叫做高英杰,在寻找世界上最好吃的小乔(麦)饼干,林敬言告诉他要带着他去见杨聪国王,“你看,在那里你说不定会吃到甚至包括洋葱口味的更多种类的小乔(麦)饼干!”天真无邪的小英杰开心地答应了。猫咪林敬言愉悦地撸着毛带着他的猎物去见杨聪国王。杨聪国王陛下在他的住处接见了林敬言。猫咪向国王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他说:“陛下,这只可爱的迷你株王不留行是方锐大大托我献给您的。”

 

“告诉你的主人,”杨聪国王冷傲地回答说,“我很喜欢他的礼物,谢谢他。正巧我的大臣高杰正在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兄弟高英杰。”

 

另一次,猫咪林敬言躺在一片麦田里,仍然把他的口袋张得大大的。当两块叽叽咕咕讲着眉毛语的白薯钻进去时,他一抽绳子,把两只全捉住了。随后,他又像上次送小王不留行一样把他们送给了杨聪国王。国王又愉快地收下了白薯,并改名字叫做白庶放在手边赏玩。杨聪国王还给了林敬言一些赏钱。就这样,一连三个月,猫咪林敬言时不时地以他主人——方·神の右手·锐的名义向国王进贡一些有趣的小东西。

 

有一天,猫咪林敬言听说杨聪国王要带着自己的女儿――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吴羽策――坐车到河边去兜风,林敬言就对主人方锐说:“如果你照我的话去做,你就会交好运:你只要到河里我给你指定的地方去洗澡就行了,别的事由我来办。”

 

方锐连着三个月没有见到他们家机智哒猫咪林敬言,突然被猫咪这么吩咐有点迷茫:“林敬言大大?”

 

猫咪听到主人叫自己,抬头微微笑着对主人翘起了大拇指:“方锐大大!”

 

方锐有点失落,他想起来师父还没有回老家结婚的时候,猫咪林敬言总是带着自己去喝他喜欢的鸭血粉丝汤,一起欺负一下隔壁的小昊子或者和邻村儿抢抢BOSS……

 

“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锐”虽然不知道林敬言玩的是什么把戏,但他还是慢吞吞地脱了衣服走进了河里。

 

猫咪林敬言趴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主人方锐:“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哟林敬言大大还真是有文化啊还知道湘夫人呢,怎么着是要我接下一……”

 

就在这时,杨聪国王的马车从河边经过,猫咪林敬言连忙打断了方锐的话,扯着嗓子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镜月·锐快要淹死啦!”

 

杨聪国王听到喊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他认出了那只经常给他送小玩意儿的猫。就立刻命令他的侍从李亦辉去搭救这位名字很长的先生。当小李把方锐从河里拉上来时猫咪林敬言马上跑上前挡在方锐身前,对国王说,他的主人洗澡时来了一群小偷,尽管他大喊:“抓小偷!抓小偷!”小偷还是把主人的一身银装偷走了(其实是被猫咪林敬言藏在了附近的呼啸山庄仓库里面)。国王立刻命令他的亦辉取来一套漂亮的衣服送给“这位名字越来越长的先生”并向他表示了深切的慰问。

 

方锐穿上国王给他的漂亮衣服,显得一双眼睛更加真诚了。国王的女儿吴羽策从车窗看见方锐简直惊呆了:“方锐?!”方锐看到“公主”也愣了一下:“密斯吴?!”杨聪国王看到竟然是“公主”的熟人儿,便开心地请他上车,同他一起玩耍。

 

吴羽策没等方锐坐稳就怒道:“你才是密斯方!”

 

“我也来你这么一身儿绝对没有底气这么说的。”方锐眨了眨他真诚的双眼。

 

原来方锐和吴羽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喷油,他们小时候总是和另一个叫做李车干的小喷油混在一起快(wei)乐(huo)玩(si)耍(fang),但是因为吴羽策在玩家家酒的时候总是抽到当女孩子,才有了吴女士这个别称。

 

“我不知道你竟然真的是个妹子OoO”方锐大大感觉自己天真无邪的幼小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商海,不是,伤骸…不对,是尚害……上海……伤嗨……算了……

 

“……不你不知道……Longlong ago……”

 

“哈欠……zZZ”

 

“……”

 

猫咪林敬言看见他的计划快要成功了,便跳下车(深藏功与名地)就这样扛着他的口袋无可阻挠地向前飞去……我是说,跑去。

 

“好了说吧!你为什么要避开我们家老林??女人心搞不懂……”方锐大大睁开了他的至诚之眼。

 

吴羽策公主极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在人类圈丢丢人就算了,我还不想丢到宠物圈。”

接下来他声情并茂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钢琴该起了啊……

 

其实也就是,吴羽策十八岁的时候,国王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庆祝,但是忘记了邀请居住在烈焰森林的炎女巫卡修。“可恶宴会甜点里面有松饼竟然不叫我可恶可恶!”卡修这样念叨着向吴羽策下了一个余生只能着女装的咒语。

 

结果却是轩儿哥第一个怒了:“不能忍啊啊我的羽策只能由我换女装啊啊!”接着他便挥舞着自己的四轮天舞像一个斩鬼一样冲向了烈焰森林。

 

“个阵鬼还玩儿单挑那一套呢也不带个斩的太不专业!”吴羽策恨恨地说道。不过他倒不是太担心,毕竟就算是野图BOSS,将近40级的等级压制基本上说碾压就留了面子了。

 

“李轩终于圆了他的解救公主梦了,超级玛丽里面他最喜欢这个设定。”方锐评价道。

 

“真的假的…”

 

“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啊……咱们小时候一起玩儿超级玛丽的时候他告诉我的~☆”

 

“看不出来李轩还真甜。”

 

“甜。”

 

不一会儿,林敬言碰到一群骑着扫把的人在草地上低空飞行互相投掷一个球躲避着其他两个球,就对他们说:“嗨那边微草的小伙伴,你们对杨聪国王说这片草地是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鬼迷神疑·镜月·锐的,这可是为了让国王加强边界君莫笑防御工事的重要一步!”

 

国王经过草地时,果然向那些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的微草小伙伴们问起这片草地是谁的。

 

“是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鬼迷神疑·镜月·锐的!"微草的小伙伴们在一株完全体王不留行的带领下齐声喊道,他们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被抵御他们共同的BOSS君莫笑的条件吸引了。

 

“你的草地真漂亮啊!”国王对“怎么回事儿好像名字又变长了的先生”说。

 

“是的,陛下,”方锐领会了自家机智的猫咪林敬言的意思,跟着他的思路胡诌道,“这片草地每年的收成都不错,每年都能莫名的收获许多草药,不嫌弃的话可以给‘公主’一些珍贵的王不留行,解决‘她’每个月的一些小小问题~☆”

 

吴羽策炸毛:“你留着自己吃吧!”

鸡汁得不能更鸡汁简直可以给太太乐带盐的猫咪林敬言继续在前面跑。他遇到了一些挥着长剑割麦子的人,就对他们说:“哎那边的蓝雨的小伙伴,你们一会儿对国王说这些麦田是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鬼迷神疑·转职小能手·镜月·锐的,这可是为了让国王加强边界君莫笑防御工事的重要一步!”

 

不久国王经过这里,果然想知道他看见的这些麦田是谁的。

 

“是方·神の右手·至诚之眼·鬼迷神疑·转职小能手·镜月·锐的!”蓝雨的小伙伴齐声回答。

 

不过就像我们大多数人都经历过的那样,在大合唱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酷炫邪肆特立独行的非主流不跟党走……我是说,不跟调儿走。只听非主流(字面意思上的)开始了:“哎我说林敬言你什么时候给方锐起了这么一个罗里吧嗦的破名字啊你就算是模仿毕加索你也得把姓放后面儿啊这什么不伦不类的哎呦哈哈队长扶我一下笑死我了转职小能手是什么啊很值得炫耀吗哈林敬言你爱到深处自然黑吗我去以后打比赛还怎么直视方锐电视转播报名字又要被你们兴欣的玩儿死了吧哈哈哈能喘得过来气儿的那都得是经过黄少我培养的你说是吧队长……”

 

“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吴羽策受不了了:“黄少竟然嫌弃别人罗里吧嗦,我真想死……”

 

“谁说不是呢……”因为名字被吐了一脸槽的方锐忿忿地说。

 

杨聪国王倒是不为所动,又赞赏了“天哪什么鬼啊啊啊这个名字”先生一番。

========

大家都在刷世界联赛,窝也燃得不行啊啊啊啊啊!!

无奈窝的逗比属性弄不了啥燃燃的东西,于是讲讲童话故事放松一下。

顺便就参加了这个睡前故事的活动w但是看别人写的好像都是讲故事而我这个就是个故事()

果然我又跑题了么()

嗯我可是作文跑题小能手哦!

评论(4)
热度(20)

© 傲利凡德魔杖公司在华特许售后部 | Powered by LOFTER